页面载入中...

【我和女儿晓雯全文阅读】非遗中国:山东琴书

我和女儿晓雯全文阅读

  说到“分家”,不少媒体“脑洞”大开,将“梅脱”(Megxit)与“脱欧”(Brexit)相提并论。

  彭博社一篇描述英国脱欧近况的文章标题戏称:英国脱欧进入“哈里和梅根阶段”(Brexit enters its Harry and Meghan phase)。英国《泰晤士报》更是基于“硬脱欧”(hard Brexit)和“软脱欧”(soft Brexit)造出了“硬梅脱”(hard Megxit)和“软梅脱”(soft Megxit)两个新词。

  鉴于13日的会谈并未敲定哈里夫妇退出王室生活的过渡期将持续多长时间,双方还需要通过更多的会谈明确“分家”日程。就像“脱欧”进程一样,哈里夫妇若想“自立门户”,恐怕要经历一段“伤筋动骨”的过程。

我和女儿晓雯全文阅读

  20世纪六十年代,傅雷以其研究与翻译巴尔扎克著作的卓越成就,吸收为法国巴尔扎克研究会会员。他曾当选为第一届、第二届全国文代会代表,先后担任政协上海市第一届委员会委员,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理事、书记处书记等职务。

  1958年傅雷被划为“右派”,同年12月,留学波兰的傅雷长子傅聪到英国。此后,傅雷闭门不出。1966年8月底,傅雷遭到抄家,受到连续四天三夜批斗,罚跪、戴高帽等各种形式的凌辱。1966年9月3日上午,保姆周菊娣发现傅雷夫妇已在江苏路284弄5号住所“疾风迅雨楼”双双自杀身亡,傅雷系吞服巨量毒药,在躺椅上自杀,终年58岁,夫人朱梅馥系在窗框上自缢而亡。傅聪收到父亲的最后赠言是:“第一做人,第二做艺术家,第三做音乐家,最后才是钢琴家。”他们以如此刚烈的方式离开了人世,令人心碎。

admin
【我和女儿晓雯全文阅读】非遗中国:山东琴书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